• <button id="5vwey"><acronym id="5vwey"><input id="5vwey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
  • <dd id="5vwey"><noscript id="5vwey"></noscript></dd>
    1. <li id="5vwey"><object id="5vwey"></object></li>
        晉中信息學院學子對話科幻作家劉慈欣:讓科幻的未來從烏馬河畔出發
        http://www.swomee.com  2021年6月18日  來源:華禹教育網

          2021年6月16日,在各位科幻文學界的大咖助力下,晉中信息學院太古科幻學院正式成立,此次儀式集結了眾多科幻名人:劉慈欣、韓松、阿缺、姚海軍、劉夢珂……各位名家匯聚一堂,為全校師生帶來一場高質量、高水準的文化盛宴。同時也借此機會,特意專訪了《三體》、《流浪地球》的作家,劉慈欣。與大咖名師面對面交流,通過問答的方式,帶大家了解不一樣的“大劉”。


          Q:劉老師您好!首先,我校的太古科幻學院剛剛成立,很多學子從未進行過科幻創作,那從您專業的角度能否給大家提出一些建議?

          A:其實科幻創作和一個人的世界觀、人生觀、思想狀態密切相關,科幻的特點就是把渺小的人和很宏大的宇宙在時間、空間上聯系到一起。所以創作科幻最根本的一點就是,要對整個大自然,對整個宇宙有一種好奇心;對整個人類的命運有一種關心,關心是切實的關心,而不是泛泛而談。如果只操心自己生活之內的事情,對國家以及人類的命運漠不關心,只陷入到自己個人的那種小情感小世界中的話,這個人可能有很高的文學才能,他能寫出很好的主流文學,但他寫科幻作品可能是缺少一些基礎。

          寫科幻的人他眼睛看得很遠,就是說既看到周圍的東西也看到很遠的東西,而且他從意識深處是對那些很遠的東西是感興趣的,并不是我為了寫科幻我才對它感興趣,這個是最根本的一點。

          那寫科幻作品最難達到頂峰的是什么?首先需要兩樣東西,一個人在童年、少年時代對大自然、對宇宙的那種好奇心,對于開拓新世界的那種愿望。第二個就是人對社會的了解,對人生的了解,對歷史、對現實、對人生的經驗,這兩樣東西如果你分別得到它都不難。任何人在童年少年的時候,他都有一種對宇宙的好奇敬畏,都有一種開拓新世界的這種強烈的愿望。任何人成長到中年以后,當你具備了人生的經驗的時候,你被生活所磨礪的時候,肯定會有人生的經驗的,對吧?你不管怎么著,你都會有比年輕人豐富的多的人生經驗,難在哪?難在這兩者同時聚集在一個人身上。這個是你要成為一個優秀的科幻作家最難的地方,但是你要想寫出一些一個優秀的科幻作品來說,你必須得具備這一點。


          Q:承接您提到的科幻寫作并不是那么容易,所以學習很重要,那能談談您對科幻教育的觀點和看法么?

          A:我覺得在學校里面有這樣一個科幻的學院,至少你可以讓同學們盡可能多的接觸和了解這個科幻文化。了解科幻作為一種思維方式,作為一種文化輸出,它的外延的和內涵是任何一個科幻組織都去做的。目前科幻教育的規模還是不夠大的,基數比較少,也和我們國家整體科幻文學的發展狀況有關系。

          雖然說現在中國科幻還是比較受到媒體的重視,但是它的根本狀況和幾十年前并沒有明顯的改變,整個市場規模很小,讀者群體、人數都比較小,自然作家群體也不大,還是很缺少那種有深遠影響力的作品,更缺少有國際影響力的作家。

          在這么一個狀況之下,我們不可能單純的指望高校還有別的機構單方面做出努力,所以說你要是立志想當科幻作家的同學,你首先應該注意到這一點,中國科幻文學的前景是很不明朗的。這就是總體的一個狀況,所以說要想在大學里面學校里面發展起這個科幻教育,讓它有一定的規模,首先你國內的科幻本身你得發展起來才行,否則的話肯定是做不到。但是我覺得最起碼從學校層面來說,想成立這樣的這樣的一個部門也好,學院也罷,總之還是想在這個領域之內做出一些表率作用,這是我覺得很好的地方。

          Q:那您最初的科幻啟蒙是什么?可以向我們分享一下您是如何走上科幻創作這條道路的?

          A:啟蒙從我這個歲數你倒推就能想象出來,我接觸科幻的時候是文革時期。文革時期我毫不夸張的說中國人不知道有科幻,這個東西不是說當時沒有科幻小說,而是國人根本不知道有科學幻想這個概念。當時不像現在這樣,并不是什么書都可以看的,有些書是不能看的,在50年代的時候有過一段比較寬松的時期,那個時候出版了很多的科幻小說,在50年代有凡爾納的小說,有喬治威爾斯的小說,還有前蘇聯的一些科幻小說。

          因為我是60年代出生的,這些書到我童年的時候,已經看不到了。很碰巧的是我撿到一本書,正好就是凡爾納的《地心游記》。當時所有人的腦子里面沒有科學幻想這個概念,而凡爾納的書如果你看過的話,你就會發現它是從18世紀的探險小說演變過來的,他的筆風很寫實。當時我看《地心游記》就好像覺得這是個真事,每一件事情都來源于現實生活。后來我父親才告訴我,他說那不是真事,那都是幻想出來的,但在童年是給我很震撼的感覺,是我第一次感到人能夠用自己的想象力,把某一個事情某一個世界能夠想象的這么栩栩如生,所以從那個以后我就變成一個科幻迷,但是在那個時期能看到的科幻小說也就那一本,后來到了改革開放以后才有大量科幻文學進入中國,才能大量的去閱讀其他的文學作品。


          Q:關于您來學校做客,我們也多方搜集了許多師生讀者感興趣的問題。在《鄉村教師》這篇小說里,您將軟科幻和硬科幻結合的天衣無縫,這其中具體的界限是什么?

          A:其實這種區分科幻的方式并不太準確,就是說什么樣的才是硬的,什么樣才是軟的,我們很難確定。按照一般的傳統的說法,就是說和科學技術比較關系比較密切的科幻,屬于一種比較硬的科幻。具體的區別就是說你如果把一個小說里面的科技的內容,科學幻想的內容把它移出來,這個故事還有沒有?還能不能成立了?如果一移出來這個故事就沒了,他就是硬科幻小說。如果你把科幻小說你把你們的科學內容科技內容科幻內容移出來,你換成一個別的內容,它仍然能夠成立,它就是一個軟科幻小說,在一般的傳統的說法是這個樣子。但實際并沒有這么簡單,事實上在今天的世界科幻文學中,科幻小說中和科學技術的關系它越來越淡薄了,但你也不能說現在的世界上這些科幻小說,它都是那種軟科幻的小說。

          我舉一個例子,大家都看過一個電影叫《盜夢空間》,你說它是軟科幻還是硬科幻?首先它和科學技術幾乎沒什么關系,電影中那些夢的設置,怎么激發那些夢,沒有任何科學根據對吧?但這個科幻故事是很硬的,他在自身的邏輯上很自洽,而且它想象出來那個夢境的一個結構,一個世界,每一層夢境的時間流失速度都不一樣,最后造成一個什么結果?影片最后把不同的夢境時間流逝集中起來造成很震撼的結果,所以它又是一個很硬的科幻小說。所以說怎么說就是這種硬科幻軟科幻的分法并不科學,這個只是大概的區分。


          Q:那您是怎么想到創作這樣一個題材的?

          A:我自己對鄉村教師鄉村教育這些并不感興趣,我對他所處的環境也沒什么興趣。我之所以寫這樣一部小說的目的,是想把反差極大的兩個場景把它合到一塊,就是把最世俗、最現實的場景和最超脫、最夢幻、最瘋狂的幻想把它結合到一塊,形成一種巨大的反差。

          為什么選定鄉村教師?這只是當時的一個選擇,你還可以選擇別的嗎?當然可以,不是鄉村教師,你可以選擇一個城市里面撿破爛的一個人,或是你選擇一個在邊緣地區一個護路的工人都可以。

          《鄉村教師》里面所描寫的教師是一個時代的產物,到了現在這個時代,像這種狀態的鄉村教師基本上已經消失了。因為現在農村教育系統總的趨勢是學校合并,把小的學校合并成一個大的學校,條件各方面都好一些,國家也對鄉村教師的職業進行了幾次的改革,所以說像現在小說中所描寫那種鄉村教師很難找到。


          Q:很多讀者朋友在都《三體》這本小說的時候,人體計算機這個情節記憶猶新,您當時怎么想到這么宏大的一個場面?

          A:其實不難想到,現代計算機的理念就是用0和1這些算法來計算,那按照這個原理放到古代該怎么去實現?其實最方便的一個辦法就是在放到具體的歷史環境中。你想,秦始皇他不缺的是什么?他不缺的就是軍隊,他的軍隊的數量很龐大,而且訓練有素,用最不缺少的人來實現人體計算機,這都是順理成章的事情。比如還有別的科幻小說,可能也描寫古代中國的計算機,可能說用竹子做成很龐大的一個植物機器,用各種部件來實現電路的運算,這些想法都是有的。

          Q:最后,想請您說一句話,作為結束語送給我們晉中信息學院的全體師生。

          A:科幻是一種生活方式,我希望科幻能夠豐富大家的人生,充實大家的生活,在有限的條件中接觸到最廣闊的世界。


          盡管時間有限,還有許多問題與疑惑沒有親口詢問這位科幻大咖。但在字里行間中,仍舊可以看到劉慈欣對世界的看法,對科幻的態度。正如劉慈欣老師對學校的寄語與期盼:希望,科幻的未來從烏馬河畔出發。
         關于晉中信息學院更多的相關文章請點擊查看 

        特別說明:由于各方面情況的不斷調整與變化,華禹教育網(www.swomee.com)所提供的信息為非商業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,僅供參考,相關信息敬請以權威部門公布的正式信息為準。